呼延云:为推理小说安装“中国芯”

浏览量:289 次

  近来,呼延云以其对传统推理小说的全面突破和锐意变革“异军突起”,被誉为“华语推理的革命者”。

  2009年,呼延云以《嬗变》出道,这部推理小说凭借诡谲的情节、严密的逻辑结构和深刻的社会批判成为当时热门之作。随后,呼延云创作了《乌盆记》《黄帝的咒语》《复仇》《凶宅》等多部长篇侦探小说。

  从第一部小说出版至今,10年时间,呼延云作品中的中国传统文化元素以及对社会的关切度日渐丰厚,他以其对推理小说的锐意变革与创新,收获了大批推理迷的拥趸。

  纯粹的诡计设计师

  板凳要坐10年冷,在成名之前,呼延云的创作之路并不顺利。第一部半自传体小说《毁灭》投了23家出版社,被退稿了23次,“那时候我都质疑自己还能不能再当作家了。”

  最令他难忘的是2013年10月的一个下午,回家路上,苦苦等待两年的新书终于收到了出版社的消息“有机会出版,但需大删”。对于当时的呼延云而言那是唯一的出版机会,“难过了一下午,回到家中便开始删改工作,无论如何,也得让小说面世。”那天下午,他反复听着电影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的主题曲,“就像电影的主题一样,我不能放弃。”

  这种对推理小说写作纯粹的执着成就了今日的呼延云,10年间,呼延云发表了7部长篇推理小说。“呼延云是我10年出版生涯里见过的对写作最有信念的那种人,写推理小说就是他的命。” 网剧《心理罪》总制片人吴又评价道。

  “在小说中,有两处细节错误了,不知您看出来了没有?”在和记者谈到“真相推理师”系列的收官之作《凶宅》时,呼延云突然反问记者。呼延云对推理小说的执着不仅体现在笔耕不辍上,更体现在其对小说中细节的考量和纠结。“科学和逻辑是推理小说的核心精神,好的推理小说要经得起考据。”

  作为“中国本格推理第一人”,呼延云的“真相推理师”系列是国内原创本格派推理小说中销量最高的。所谓本格派指小说注重耐人寻味的诡计和破朔迷离的情节,不注重写实,通过逻辑推理的形式引导读者一同抽丝剥茧地去揭秘。

  诡计是呼延云小说的心脏。他在小说中为读者创造了一个个“不可能”的犯罪现场,他习惯于从现场环境中的最小物体出发,引出背后庞大的逻辑网络。就像《嬗变》 开头的“那块骨头”;《凶宅》则缘起于无意间发现的一枚指甲……

  “写作推理小说构思和布局时,要犹如指挥打仗一般,量力而行。”他直言对于当下的推理小说作家而言,原创并不简单。“原创推理小说难写,推理小说发展已经有100多年了,在今天如果有一个作品,说能写出一个全新的诡计、全新的结构、全新的思路,几乎已经不太可能。”

  为推理小说安装“中国芯”

  在《凶宅》中,作者描绘了大雨滂沱的夜晚,省城唯一“凶宅清洁工小组”突遭劫持,劫持者向警方提出挑战:4个小时内,他将胁迫清洁工小组连续清洁三座没有破案的凶宅,警方必须在指定时间内,勘查现场,破获旧案。

  翻开小说,夹在书中的一张《凶宅清洁工工作须知》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力,这份《工作须知》中罗列了本书援引和参考的古籍书目,从古代风水学到史料笔记再到笔记小说,有一百多本。

  呼延云对记者讲道,《凶宅》可以说是《叙诡笔记》相辅相承之作,在《酉阳杂俎》《宣室志》《履园丛话》《坚瓠集》等古代笔记中含有大量关于凶宅的记录,这些记录如果单独看只是一些恐怖诡异的故事,但如果放在一起参照着看,就会发现,其中有一整套关于凶宅辨识、清洗、驱凶、化吉的知识,而且如果与正史对照,其中很多凶宅里发生过的恐怖事件是有迹可循的,并非文学上的杜撰。

  从《嬗变》《黄帝的咒语》到《凶宅》,传统文化成为呼延云小说的基点。如《黄帝的咒语》选取的是《黄帝内经》《洗冤录》中的文化,还有来自扁鹊、张仲景等人的丰富医学知识;《镜殇》选取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非常有特色的镜子文化……

  自幼熟读古代经典和笔记小说,说起古代经典著作和笔记小说呼延云信手拈来。在创作小说的同时,长期在媒体开设“叙诡笔记”专栏,已写作近百万字。

  “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中国传统文化记录下来。但为推理小说安上‘中国芯’不是简单引用古书中的话或将背景设定在古代,让人物说着半文半白的语言。”呼延云认为,创作中国自己的推理小说,要在小说中植入中国文化的内核,传统文化“碰撞”现代科学,让读者认清传统文化中的精华与糟粕。“如果平时有兴趣,花一年左右的时间,去专门针对一个古代文化的项目进行研究,然后再把它写进来,这样就会使作品多一些文化元素,读者认可度会更高一些。”

  让推理小说长出“社会眼”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呼延云:为推理小说安装“中国芯”